研发近300种监督模型 不计名利付出全部心血

2019-07-22 16:53:36来源:科技日报  

而且,他觉得做得还不够,认为模型中有些科学问题还有待解决。他列了一串待完成事项:下半年要完成9个部门的数据模型、筹备一场大数据监督方面的国际论坛、建立社会监督信息学学科、

点击进入下一页

人物档案

方金云,生于1967年12月,现任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计算机应用研究中心博士生导师、纪检监察大数据课题组长,研究方向为空间大数据分析、电商大数据分析、纪检大数据分析、智能搜索引擎等。

受访者供图

爱国情 奋斗者

实习记者 代小佩

周日清晨,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计算所)的大楼十分安静,该所计算机应用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方金云不到8点就坐在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

但方金云眼里并非只有工作,做羹汤是他的爱好之一。“我家里有两个宝,大宝是我爱人,二宝是我女儿。”方金云有些骄傲,每次只要他下厨,饭菜必定被吃得精光。

方金云还喜欢写诗。走路、坐地铁或在公园漫步,一想到好句子,就立马记下来,这被他称为“在生活中寻找那灵机一动”。

这样的人,很难跟“腐败”挂上钩。在中科院计算所,方金云研究的是海量空间信息处理技术。但实际上,过去5年,他一直低调地做一件事——与地方纪委合作打造大数据反腐系统,从碎片化的电子政务大数据中发现疑似腐败问题的线索。

大数据监督平台建立后,辽宁省沈阳市纪检监察部门一天就能用它筛查出8万余条线索。从数量来看,工作效率提升了约3000倍。如今,大数据监督平台已成沈阳市纪检监察工作的最强利器。

利器的锻造人,正是方金云。

用5种方法寻找腐败现象

2011年,方金云开始进行大数据反腐方面的理论研究。不久后,他便得到一个实战机会——协助湖南省怀化市麻阳县纪委打造“互联网+监督”平台,监督民生资金去向。

受此启发,沈阳市纪委也开始打造大数据监督平台,由方金云担任技术负责人。他的主要工作是采集分析数据、构建模型、发现腐败线索,然后向相关部门提供监察建议,由地方纪委督促整改。

方金云团队主要运用5种方法:关系图谱分析法、数据叠加分析法、数据规则分析法、数据碰撞分析法、行政痕迹分析法。截至目前,他们共研发出313种算法、超290个模型,用其可发现10多种腐败现象。

他们曾对几十名行贿人进行特征分析并建立模型。运用该模型后,他们在3个区县发现6000多人符合行贿人特征,其中高度契合的有400余人,为当地纪委提供了大量线索。

“监督是一束光,照亮社会的暗角。”方金云认为,大数据监督是“第五种监督形态”,也是一种更长效的监督形式。

从麻阳转战沈阳,大数据监督平台的应用从民生资金领域逐渐扩展到工程、社保、医保等领域,方金云所要面对的事情也因此变得更复杂。在构建模型时,他的团队需要与不同部门打交道,作为技术人员,对党政业务不熟,就要从零开始学习。

“纪委与技术团队合作,这本身就无先例可循。”好在,沈阳市纪委抽调了一批业务骨干,帮助方金云团队熟悉工作。还给他们留出一层楼,方金云团队30余人就驻扎在那里办公。

还有一个难题是,监督打破了一些人的舒适区。一些部门担心隐私被泄露,所以不配合信息采集工作。

为能拿到相关数据,他们和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花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不过,即便有再多波折,方金云也觉得值得,因为他坚定了一个信念:“大数据监督系统是一把正义之剑,追回了老百姓的钱;同时,它也是一柄悬梁之剑,提醒干部不要犯错,是对他们的保护。”

不计名利付出全部心血

“官员需要监督,就如同树苗的成长需要修剪。不砍掉杂乱的小树枝,它就是一丛灌木,永远趴在地上。”方金云想得通透,也做得用心。

早上8点前到办公室,晚上12点后离开,没有周末,这是方金云的日常。由于长时间驻扎在沈阳,回北京反被他称为“出差”。

大数据监督平台凝聚了方金云几乎全部的心血。不过,他反复强调:“这些成绩都是团队的功劳,我从来没有单打独斗过,要感谢我的英雄团队。”

大数据监督平台从无到有,方金云认为,这有赖于反腐形成的高压态势,同时也离不开一批愿意干实事的科学家。

不过,由于涉及领域特殊,他们的研究成果有些不适合公开发表。项目报送了今年的某个科技奖项,但因为材料不够充分,在网评这一关就被刷掉。

“这是小事,奖励是身外之物。而且团队成员还有其他发展途径。”方金云说,在沈阳的一年半,他们为当地提供了十几万条疑似腐败的线索,1万多名干部主动交代问题,大家很有成就感。今年5月,方金云收到一条信息:方老师,您是沈阳人的白求恩。

“科研为国分忧,创新造福人民。”这是中科院计算所的所训,方金云对此很认同:“社会一乱,老百姓就会跟着遭殃。而且,这还涉及到国家形象。”方金云说。

这份担当,源自他对国家的感激。出生在农村、上免费学校、做喜欢的工作,方金云感恩自己得到的一切。他感慨道:“拿国家的钱做科研,是件很奢侈的事,科学家有责任、有能力、有义务让国家变得更好。”

做大数据监督平台这几年,一些熟人开始和方金云疏远。出门前,家人常叮嘱他“要小心”。但方金云说:“总得有人用技术手段去梳理反腐问题,总得有人作出牺牲。”

而且,他觉得做得还不够,认为模型中有些科学问题还有待解决。他列了一串待完成事项:下半年要完成9个部门的数据模型、筹备一场大数据监督方面的国际论坛、建立社会监督信息学学科、推动国家监督信息中心建设……

放弃无量前途跨界计算机

为他人着想,是方金云为人处世的原则,这得益于父母的言传身教。“我的父母温柔谦和,从不打骂孩子,兄弟三个也不争不抢。”他说。

小时候方金云很调皮,曾去村里大队偷吃瓜果。被发现后,队长就会点他父亲的名:“方家的二娃今天偷吃苹果了。”父亲说了方金云几句,但不会对其一顿暴打。因为父亲理解,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家里穷但孩子们馋。

父母常对方金云说,吃苦是一种福报。而方金云吃的最大苦就是“跨界”。

实际上,方金云最开始学的是地质,和计算机没有直接关系。1990年从武汉地质学院(现中国地质大学)毕业后,他被分到位于山东的莱州金矿搞地测。3年后,他考回原校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

1999年,他顺利进入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地理所)资源环境信息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从事并行遥感数据处理方向的博士后研究工作。

机缘巧合,他来到中科院计算所参与一个合作项目。项目结束后,方金云想留下来专门搞计算机,“因为很喜欢”。

但这一决定受到各种阻拦。大学导师和中科院地理所的前辈都劝他说,跨学科很吃亏。而且,当时方金云是国内做成矿过程数值模拟研究的第一人,前辈们认为,只要深耕下去,他前途无量。

方金云却坚持内心的想法。2001年,他如愿留在中科院计算所。没有资源和人脉,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为尽快适应新工作,方金云几乎不眠不休,在实验室睡了整整3年。

直到今天,方金云依然是实验室里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人。

“只要我想做的事,一定能做成。如果没有做成,那一定是方法不对。我会反思,会继续努力。”在方金云眼里,大数据监督不是项目,而是事业。他希望更多年轻人能参与进来。

“我把自己‘嫁’给了工作,陪家人的时间太少了。”他期待早日完成任务,“那时我就可以光荣退休,天天写诗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