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宣布打造氢谷、投建加氢站 氢能概念股在资本市场大行其道

2019-08-21 17:19:25来源:中国能源报  

“股票估值高低取决于对行业未来发展的预期。预期好,价格自然就上来了。”招商局资本副总裁冯晓霖向记者解释道。氢能和氢燃料电池在资本市场的走红,源于国家和政府层面的支持。

专家表示,现阶段大部分氢能公司属于转型做氢能,没有一家氢能业务的利润能够达到整个公司利润的一半。有些公司因原有业务市场占有率下跌,亟需新的业务增长点,顺势进军氢能,以提升自身市值

8月12日晚,雄韬股份发布定增募资预案修订稿,拟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总额不超14.15亿元,全部用于氢燃料电池项目。

1个月前,大洋电机拟2.63亿元收购专注于车用燃料电池系统及其核心零部件产品开发和生产的重塑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月-6月,我国氢能和燃料电池领域的投资项目多达70个,其中50个公开了投资金额的项目。累计资金已经达到900亿元,超过了2018年全年氢燃料电池产业相关投资及规划资金的850亿元。

投资热情持续升温,全国多地相继宣布打造氢谷、投建加氢站,氢能概念股在资本市场大行其道,但与此同时,氢能及燃料电池产业链技术门槛较高且复杂、标准制定不完善、市场不成熟等问题仍悬而未决。氢能,究竟是发展时机已至,还是只是概念炒得很热?

炒预期势头正猛

多地争相布局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涉足燃料电池产业链的A股公司已经超过40家,氢能源及燃料电池板块的相关概念股走势强劲,成为2019年上半年A股市场最活跃的板块之一。

“股票估值高低取决于对行业未来发展的预期。预期好,价格自然就上来了。”招商局资本副总裁冯晓霖向记者解释道。氢能和氢燃料电池在资本市场的走红,源于国家和政府层面的支持。

年初的全国两会上,氢能第一次被纳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充电、加氢等设施建设”,于是,氢能产业迎来发展高潮。今年6月,中国氢能联盟发布《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指出氢能将成为中国能源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预计到2050年,氢能在中国能源体系中的占比约为10%,氢气需求量接近6000万吨,年产值超过10万亿元。

除了国家层面,地方政府和相关企业也相继出台政策和规划,大力推动氢能产业的发展。比如,张家口近日出台了《氢能张家口建设规划(2019-2035年)》,总体目标是到2035年建成国际知名的氢能之都。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共有20个省份出台了氢能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将近50项。

据统计,氢能第一次被纳入《政府工作报告》以来,我国目前有明确氢能产业建设规划的城市超过20个,投资总规模达万亿以上。如此大的数量级,似乎远远超过此前提出的燃料电池汽车到2020年要生产1000辆左右的燃料电池汽车进行示范运行的发展目标。

在北京中科富海低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高金林看来,目前的资本狂热和争相布局有一定的合理性,“氢能未来发展潜力很大,先提前布局,当科学技术进步解决了其经济性、耐久性、便利性和安全性的问题后,就可以产业化、商业化。”

冯晓霖也认为:“国内氢能市场需要基数的打造和更多企业的参与,这样才能打造出企业龙头。”

产业发展需要热度

但也要谨防“炒作”

在狂热的资本逐利中,行业的健康发展能否保持?

与国家和政府的利好政策接连出台对应的是氢能及燃料电池产业投资项目的暴增,据了解,今年上半年氢能领域的投资金额超过900亿元,涉及氢能产业的上市公司也已攀升至139家。但行业的弊病也开始显露。

近日,美锦能源由于投资金额过高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数据显示,作为一家专注煤矿能源开发、投资、销售等业务的A股上市公司,山西美锦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今年3月23日发布公告称,将在嘉兴市投资建设美锦氢能汽车产业园,预计总投资100亿元;6月28日美锦再次发布公告称,拟投资100亿元在青岛市西海岸新区建设青岛美锦氢能小镇。但根据财报,美锦能源2018年净利润为20.69亿元,其盈利情况看起来似乎不太能支撑如此高额的投资,今年7月1日,美锦能源收到了来自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函,被要求说明在氢能领域所投资金的来源以及项目的进展情况。

“其实从业绩上来说,现阶段的整个氢能产业相关公司没有任何一家氢能项目的利润达到整个公司利润的一半。”冯晓霖称,“大部分氢能公司属于转型做氢能。有些公司遇到原有业务市场占有率下跌的情况,亟需新的业务增长点,因此趁着氢能的风口转型或者兼并收购,打通产业链,通过融资估值提升自身市值的同时,弥补自身技术的不足。”

一位资深投资从业人士向记者举例,亿华通在今年7月8日申请科创板上市,预计估值达到48亿元。而亿华通财务数据显示,去年全年亿华通的净利润只有1800万元。“净利润和估值相差如此之大,从投资的角度看,这样的预期是非常盲目的,这会透支企业未来的融资增长空间。”

“很多收入和利润都只停留于账面,没有现金流的净利润毫无意义。”冯晓霖指出,现阶段氢能行业仍依赖补贴,整车、核心零部件、加氢系统、加氢站很多环节都需要融资,同时还面临上游核心技术公司卡脖子,预付和承担中间的垫款压力,让现阶段的氢能产业除了政府补贴,仍寄托于长期的、持续的资本投入。

技术进步与资本

需齐头并进

“一级市场的氢燃料电池公司业绩并没有形成正向的增长,更多在炒预期,股价没有办法支撑,全靠空想和热情。”冯晓霖进一步指出,“没有专业人才的聚集、技术的积累,盲目炒高股价会陷入资本囹圄,得不偿失。”

“其实一级市场很多项目都非常缺钱,炒预期给予了行业很高的关注度,但真正落子的太少,大部分还在观望。”在冯晓霖看来,目前表面的投资热并没有解决实际的产业项目推进。虽然无论国家、各地政府还是企业都不缺乏大手笔的投资规划和政策鼓励,“但行业发展不仅需要政策和资本加持,更要将重心放在做产品和精进技术上,而不是仅仅追求身价变现。”

业内普遍认为,产业的发展离不开资本助推,如果不加杠杆融资,可能会错失发展机遇;与此同时,局部的投资过热和产能过剩,也是资本之间相互角力过程中自然的市场现象,市场会进行自身的优胜劣汰。

冯晓霖认为,面对投资和技术发展的双重选择,行业从业者要保持冷静,融资要对应合理估值,过多透支预期就会造成后期融资陷入困境。“一级市场周期很长,行业的客观规律是3—5年才会看到相应的投资回报,形成正向循环后产业才能良性发展。”冯晓霖称。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