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飞也曾热烈地喜欢过冬天

2020-07-23 16:04:47来源:财讯网  

杨飞出生在冬天,元旦之前。从杨飞记事开始,到大概小学六年级前,如果有人问杨飞,最喜欢的季节是哪一个。杨飞百分之百回答冬天。而在整个冬天

杨飞出生在冬天,元旦之前。

从杨飞记事开始,到大概小学六年级前,如果有人问杨飞,最喜欢的季节是哪一个。杨飞百分之百回答冬天。而在整个冬天的记忆里,最清晰的两个节点,一个是杨飞生日,一个是新年。

image.png

杨飞喜欢冬天

那个时候小孩子过生日,基本上就是叫上亲戚朋友来家里吃一餐饭,夜里再晚一点,就支起个架子烧烤,不过寿星小朋友早就忍不住先把县里不知哪个年头就存在的“厦门蛋糕店”出品的奶油蛋糕端出来了。就等大人们在各自开摊儿吃烧烤或打麻将前,先把“切蛋糕”这件杂事儿解决了。最小那会儿,还不知道过生日可以拿蛋糕抹脸儿这回事儿,也舍不得。

image.png

冬天的魅力 杨飞

如今的蛋糕各种各样五花八门,不说冰激凌奶油这回事,就蛋糕底的颜色都可以用七个彩虹色召唤神龙。当时的奶油蛋糕,在杨飞印象里,只有几个款式。硬成块的白色奶油覆盖在淡黄色的松软糕底面上,裱有极多颜色极其“塑料粉”的玫瑰花,还会用一种大红色的酸得要死的透明“果酱”写上“生日快乐”几个大字。现在想来,这蛋糕确实是难吃,因为生日在冬天,奶油很容易就结成很硬的块状物,咽下太过油腻,铺在舌根上久久不化,扔了又觉得可惜,只能慢慢地吞掉它。即便蛋糕难吃,以致于让杨飞印象如此深刻,但杨飞还是记住了这寥寥可数的生日快乐。其实帮杨飞庆祝的人并不多,因为家里属于拮据型,妈妈能给杨飞定到蛋糕就很开心了。有几年,再小一些的时候,杨飞是不记得生日的日子的,妈妈也不在意杨飞的生日,杨飞常常回过味来才觉得好像今年少了点啥。

image.png

杨飞期待生日

最隆重的生日,是六年级那年。大概心智渐渐长起来了,小女生总想给自己找点显得自己“很重要”的证据,于是嚷嚷着要过生日。表哥与杨飞同年级,算是杨飞这一届的捣蛋鬼,就好找了他的一群兄弟们,给杨飞送了不少礼物,毛绒玩具、音乐会等等,还有一束假花。那天晚上,杨飞在校文艺队的很多女同学也都来了,他们是杨飞结交到的第一群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他们的到来,无非更让杨飞觉得自己“真重要真幸福”。可惜在收获了一堆的礼物和祝福之后,他们连蛋糕也没吃上一口就走了。因为家里原本也没打算为杨飞过。

image.png

杨飞 期待冬天的生日

即使很多意外很多失落,杨飞依然莫名地期待着冬天,冬天一来,就可以过生日了。就好像所有的美好等在那一天,为杨飞准备着。

当年,杨飞就是这么热烈地喜欢着冬天。

高中之后,杨飞开始了漫长的在外求学路,因为身体不好频频晕车,杨飞甚至每个学年也只在寒暑假回家度过假期。16岁的杨飞有了敏感的情绪,很自卑,也不知道怎么跟人交朋友,甚至与舍友们再靠近一点点都会战战兢兢。当时也有了喜欢的男孩子,依然是因为自卑,没敢走出那一步,硬生生浪费了美好的初恋年纪。

image.png

杨飞在外求学

话说回来,当时的冬天给杨飞什么感觉呢?杨飞有些不敢期待冬天的到来了,杨飞不想几件薄薄的秋装叠着穿,鼓鼓囊囊地胖成一团,显得寒冷又寒酸。也害怕叔叔婶婶邀请杨飞去他们家吃饭过生日,杨飞不擅长与生疏的亲戚交流,他们为杨飞准备的所有都会让杨飞手足无措。杨飞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不知道感恩。后来才发现,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抛出如此美好的橄榄枝,是杨飞不知该如何回报的逃避反应。

image.png

美好橄榄枝指向杨飞

高考那年的冬天,正好碰上五十年一遇的雪灾,湖南的高速路堵了好几天,新闻里每天都在播报公路周边的村民每天为客车、卡车司机和乘客们送泡面开水面包。在学校这边,热水供不应求,每天晚上不用热水泡泡脚几乎无法入睡。就杨飞生日那天,杨飞到别的地方拿叔叔婶婶给杨飞送的一些饭菜,还导致了杨飞晚归,不得不洗冷水澡。天知道有多冷。

不过那个时候,在下晚自习之后,去提热水泡脚,再买上一颗烤贡丸吃是最美的了。女生宿舍区排着很长的队伍,杨飞先走到旁边的小卖部花5毛钱买一颗香得让杨飞误以为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贡丸,再一个大跨步拍到队伍后边。等轮到杨飞打水,贡丸也刚好吃完。

image.png

杨飞所在的地方遇到了雪灾

香菇猪肉贡丸是小卖部唯一的贡丸品种,大粒的香菇被猪肉泥零零散散地缠成一个球,烤炉微微烤焦了肉泥部分,香气就从这里来。贡丸一如既往的紧实弹牙,不敢咬太大口,而且越小口嚼越久就越香甜,还有点点焦香的肉汁缠在牙齿中间,杨飞就用一根竹签,慢慢嚼啊嚼,嚼过了一整个冬天。刚来南宁的时候,杨飞在市中心商场楼下的小卖部见过单个买贡丸的,1元两个,爆浆的就1块5,但是怎么也没有当时的好吃。现在的便利店,一个贡丸要3块钱,个儿大,饱满,更香。可杨飞再也没吃过。

image.png

杨飞喜欢在冬天吃贡丸

大概也就是从高中开始,杨飞再也没有特地过过生日,顶多在那天给自己多加一份肉,然后好好回宿舍睡觉,告诉自己,这么多人都没过生日呢,杨飞也要当这么酷的一个人。

当年,冬天就是这般让杨飞害怕又喜欢着。

杨飞一个人住了两年多,四年前刚离开校园时,杨飞的抗冷措施从只有一个两根发热灯管的“鸟笼”暖气,到稍高级的取暖器与空调、电热毯并用,越来越丰富了。并且,也把过生日这件事看淡了。可是杨飞变得讨厌冬天了。

image.png

冬天就是这般让杨飞害怕又喜欢着

大学时候,以及前两年胖的时候,杨飞还可以以“冬天看不出胖瘦”来撑起杨飞喜欢冬天的宣言。可是渐渐地,冬天在杨飞看来,不仅象征着寒冷,还象征着“孤独”、“饥饿”、“更宅”、“连一起吃饭的人都没有了”。

有一次,杨飞一个女同事问杨飞,为什么老呆在办公室,杨飞说办公室暖呀,有空调呀,我还得加班呢。结果她说,家里多好啊,家里人多气旺,都是暖的。敢情杨飞这么多年习惯的冰冷的屋子,居然只是因为没有人气才冷的。

image.png

冰冷的屋子,会因为没有人气才冷的 杨飞

几乎不需要任何佐证杨飞就相信了这个论点。因为杨飞想起初中学时候,杨飞去表妹家玩,他们家就是明明没有开任何取暖设施,都是暖的。小姨、姨丈、表妹还是温馨的一家三口,屋子不算大,堆满了最适合冬天的零食,小孩子的玩偶,沙发上还有看电视必备的毯子。有时候饭菜忘了放进冰箱,就有着它们摆在饭桌上。而整个屋子也因为这奇妙的饭菜味道有了温温的暖意。后来杨飞高三的时候,小姨发生意外,姨丈与表妹一起迁居别地,另外购置了房产。大学杨飞再去他们家时,只有一室冰凉凉的瓷砖气息,白天黑夜都要裹着大衣在房间里行走。再之后,是表妹长长的离家时间,直到几乎再不回来。

image.png

杨飞表妹家很温暖

此刻,杨飞开着空调,感到空气干燥了,就关上,一会儿又冷了,再打开。这反反复复的过程,无疑证明了,杨飞住着一间怎么都暖不起来的屋子。

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冬天容易让人嘴馋,特别是有了一些小钱的现在。从早上刚刚睁眼开始,肚子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天的食单。而不管是火锅,还是烤肉,甚至是一般的点菜,一个人几乎是不能完成一餐丰富的宴席的,好在杨飞有个长期饭友,一个总是在加班的设计师。有了她的加持,杨飞才能一次次实现大餐梦。不过她临时休假真是打破了杨飞看似美好而平静的生活,因为,这一个星期内,杨飞居然必须要自己吃饭,还不一定能吃上杨飞当下想吃的东西。

image.png

冬天吃火锅 杨飞

就这9天内,杨飞想了5天的披萨。从10月份开始,杨飞疯狂地爱上披萨,这种高热量难消化的洋食品。它薄得软韧的面皮令杨飞垂涎,刚出炉时晃悠悠的奶酪让杨飞疯狂,吃在口中数种食材的交汇融合丰富奇妙让杨飞崩溃。从进入冬天开始,杨飞保持着一个月必吃一张披萨的记录。甜食是抚慰孤独味蕾的最好手段,这短时间杨飞最常吃的披萨开在民歌湖的一个号称“海洋主图”的汽锅鸡招牌菜的店里,只出品榴莲披萨。它奇妙的菜品特色让人迷惑,不过却不能阻挡杨飞对披萨的爱。大概是下了血本加芝士,那块披萨除了薄韧的饼皮,榴莲和芝士部分都各自出彩得过分。虽然榴莲看不出是否为原料所制,但足够湿甜又足够香,水溜溜地一口就吸进嘴里了。芝士够厚,烤的微焦,嚼起来粘软,并且越嚼越停不下,与那干干的饼皮,形成了三层各不相同的口感。

image.png

一个披萨杨飞是吃不掉的 杨飞

可是,一个披萨一个人是吃不掉的,过了时间也就不好吃了。

所以,杨飞再也不喜欢冬天了。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