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公关专家开发基于数据挖掘与AI算法的营销工具,获风投2000万

2020-03-11 10:02:36来源:壹点网  

时代变了,而很多公关人没变,我希望我们能成为率先破局的人。 2020年开春的一场疫情,令不少中小企业深受重创,有些更是关张大吉。然而...
    “时代变了,而很多公关人没变,我希望我们能成为率先破局的人。” 2020年开春的一场疫情,令不少中小企业深受重创,有些更是“关张大吉”。然而,位于蛇口的深圳市有狐创意传媒有限公司却反而不受疫情影响,开始了逆市扩张。创始人郭璐忙于新一轮的公司结构调整,“媒体数据化”成为了这次调整的主题。

从传媒人到热搜推手

庚子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 “奇袭”了整个春天。本就疲惫的宏观经济撞上飞来的“黑天鹅”,人人愁眉不展。焦虑难以避免,但有着多年传媒和创业经验的郭璐,看起来多了几分坦然。

回忆起上一个庚子年,郭璐还是一名财经记者,毕业于英国卡迪夫大学国际新闻系,就职于国内外顶尖媒体标杆如英国金融时报、21世纪经济报道、新华社……看起来是份不错的履历,抑或更直白些——很多人眼中的金饭碗。

汶川大地震、温州动车事件,都有她忙于一线采访的身影。纸媒黄金时期,她报道过报雅安地震、富士康跳楼事件、山西中煤集团高管贪污案等重大新闻。工作强度最大的时候,一个月产出30余篇稿件。新媒体风刮起之时,她写出十万加阅读量的调查报道,揭秘当时轰动全国的传销骗局“水果营行”。

但她依然觉得不太满足,想拥有“自己的事业”。

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跳出舒适圈,但好像跳出来,也没那么难。

2015年,在一个偶然的采访中,郭璐认识了90后霸道总裁余佳文。彼时,他正陷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因为在央视节目上豪言壮志 “明年要给员工发一个亿”,直接跟顶级投资人叫板等行为,这位年少轻狂的草根创业者,一夜间受到诸多网友的口诛笔伐。

舆论如洪水猛兽般袭来,怎么办?此时若有一次漂亮的危机公关,不但能及时挽救余佳文和一起创业的同事,或许还能够让公司重获错失的融资。

背水一战,这担子该落在谁肩上?在了解了郭璐的经历后,余佳文主动找到了郭璐。事实没有让人失望,一篇《一直被黑的余佳文终于发话了》的文章在创投圈里刷屏了。

一套 “公关组合拳”打下来,曾被外界认为不善言辞的余佳文让人刮目相看了,一纸漂亮的声明更是顺利推进了公司融资。

这次为他人的“雪中送炭”,也成了郭璐跳出舒适圈的一次试探。相比于传统的广告营销人士,媒体人出身的郭璐似乎更清楚讲什么故事更容易吸引大众眼球。

彼时,新媒体行业方兴未艾,令得“一夜成名”和“紧急扑火”的公共事件越来越多,品牌亟待需要一个懂新媒体的公关团队来帮他们成名或扑火。而放眼望去,真正懂得新媒体时代的危机公关与事件营销的专业团队寥寥无几。

郭璐有一套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危机公关与事件营销的实践体系。凭着这三板斧,郭璐操作过的案例如余佳文《一直被黑的余佳文终于发话了》等曾经创下全网上亿级别的搜索量,其他出圈的案例也是广为流传。

郭璐带着有狐创意团队,接下一个又一个涵盖了危机公关、事件营销、海内外社交媒体口碑营销等服务的案例。服务客户大到全球500强,小到国内C轮融资的创业公司,包括俏江南、老虎证券、聚美优品、施耐德电气、小红书、Wework、易尚展示、奥比中光、怡亚通等。

“事件营销是一个远比写独家报道更具备挑战的事情。它需要缜密的‘作战’计划、对热点的敏感和超强执行力的团队”,郭璐总结。

(有狐创意创始人郭璐)

授人与渔

在为上市公司做公关咨询的过程中,郭璐发现近年来客户对社交媒体的数据分析与挖掘需求日渐提高,数据的说服力已经远远战胜了以往的“经验主义”。

“好几次我们帮客户进行新媒体舆情分析,需求已经是一个互联网数据分析师的对接水平了。”郭璐回忆道。

问题还是得回归行业本质。传媒本就是一个变化很快的行业,尤其在新媒体时代。仿佛区区三年,深度长文、条漫才刚唱罢,短视频、直播已经迫不及待地粉墨登场。企业上一秒还在讨论六神磊磊读金庸的现象级公众号如何效仿,下一秒就要开始追捧李佳琦的OMG……

新媒体的演化速度太快了。稍微不敏感的企业发现他们开始追不上这一代的用户——潮流从“给用户什么,用户就看什么”,变成一个”用户想看什么,我们就产出什么”。

郭璐感慨,“企业市场和公关部门普遍犯错的地方,是因对媒体变化不够敏感而对营销判断失误。一旦失误,公司便很容易在公共舆论方面栽跟头。”

“以经验追风口,不如以数据预测风口。” 2019年底,郭璐召集起技术同事开发出一套基于人工智能的新媒体AI数据挖掘系统。这套基于社交媒体情绪预测的AI系统“风评数据”,如微风起于青萍之末,搜集并通过数据挖掘社交媒体平台基于图片、文字、短视频的“情绪”,企业能够通过它的算法来预测行业热点,帮助企业来策划营销。

以往,传统企业只能根据ROI来判断营销费用是否达到销售KPI,从而再来预测下一期或下一年的费用,但这种手段大多数还是人工计算,远远达不到BAT级别。但单独为营销部门配备数据挖掘职位,对大多数企业而言还不太现实。

而在大数据时代,营销具有极强的针对性。英国剑桥大学的一项研究——“心理变数营销”指出,基于用户性格定点投放的广告转化率明显高于普通投放,而个人的性格特征竟与其在Face book等社交媒体上的点赞倾向高度相关。

有狐创意的这套系统,能够帮助营销部门通过一系列的算法实现更加具现化的策略,甲方更是实现了从“知其然”到“知其所以然”的飞跃,曾经冷冰冰的大数据被赋予了说话的能力。纵观整个国内事件营销产业,有狐创意或成为唯一一家拥有AI算法的整合营销公司。

2020年1月,有狐创意获区块链行业著名风投极豆资本2000万天使投资。

“即便企业不委托我们进行营销,也可以通过这套系统,对社交媒体大数据进行深度分析,从而对症下药。相较于以往单次的公关服务,我更愿意称这是一次‘授之以渔’的过程。”郭璐表示。

快速变通,是互联网时代下的公关最应具备的特质,从一个文字工作者到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的追捧者,郭璐在迅速升级她的2.0版本。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